名校学霸爱上折纸 曾用一张纸花8小时折出老爷车

发布时间:2016-11-20 08:47:34

有人做一碗面做了一辈子,有人穷尽一生追求一项真理,有人埋头数年只为一门手艺……只想做好一件事,心无旁骛。

时间是最好的见证,用心慢下来做一件事,这也许是时间能见证的东西,这也是匠心修得的一种品质。每个行业的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这样的匠人。

如果只在意一门技术、一件事情有多难,做的人达到或者突破多少个难度、PK掉多少同行,不是我们讨论的潜心匠人。

有的高人浮在水面,显而易见,有的高人沉在水底,高深莫测。我们探索的是,他们在追求专业、目标的路上,那种专注过程和始终如一的心。

“这一张白纸,很简单很单调,简单到没有任何形状。可是,所有的形状,都是这张白纸变的。”

几天前,在渝北区冉家坝一栋写字楼的工作室,折纸人“飞机码头”穿着红色羽绒服坐在板凳上,头剃得很干净,戴着一副半框眼镜,有些瘦。阳光从落地玻璃透进来,一缕光打在剃光的头上,亮堂堂的。

无价的作品

一张150×75厘米的大白纸,用8小时折成一辆老爷车

“飞机码头”真名梅宗庭,带着一丝丝儒雅和一点点江湖味的名字。见到走进来的重庆晚报记者,他没有放下手中的白纸,示意记者席地坐在藤垫上。他举起手中的纸说了开头那段话,细长的手指轻轻将纸翻来覆去,干净利落。

“你看一张A4纸,只需要一折,就是一头大象。”梅宗庭不对称地对折,很意识流地出现一个大象脑袋。“一张白纸,多一道折痕,就是另外的事物。一凹一凸,正反两向。两向成阴阳。往来反复为三,三生万物。”

跟着梅宗庭一起进入手工世界的妻子桃小薇,在旁边看书、喝茶、听我们讲话,不时补充。桃小薇以前在杂志社上班,后来辞职当起手工匠人。

梅宗庭从书柜上拿下一辆大概30厘米长的老爷车,白色车身,没有任何染色。这是前段时间,杂志社朋友来找梅宗庭,希望用原创手工折纸来做广告。

折这辆看上去简单的敞篷老爷车,用了一张150×75厘米的大白纸,完整的纸张,没有任何剪裁,折了8个小时。“客户看着折完,很满意。”他说。这辆车到底卖出了什么样的价格,梅宗庭没透露。

在专注的人眼中,每一件耗费心血的作品,都是无价的。如同一张A4纸,可以“生”出万物。

转型的学霸

985、211高校的高材生,迷上了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

36岁梅宗庭曾是985、211高校的学霸,他此前干的事,跟折纸毫不相干。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死理性派,重庆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的硕士,科学松鼠会重庆联络人。这两个头衔,都“科学”得一丝不苟。

梅宗庭热爱逻辑思考,喜欢解决复杂问题,擅长的是搜集整理信息,能够以最快速度记住一件事,喜欢和一群强迫症的年轻人一起推理公式,在生活中算出各种事件发生的概率。

2005年从重大毕业后,梅宗庭在客车厂当了1年机械设计师。2007年,他辞职去了杂志社,当起文艺青年。后来又在长安厂下属单位写程序,在保险公司推销保险,买过钢铁冶炼设备。

2012年,梅宗庭进入一家农业广告公司。负责农业旅游、亲子项目的策划和开发,此时他接触到了折纸,这个八竿子和自己打不着的东西。

梅宗庭从网上看到一段视频,是折纸大师罗伯特·朗的折纸记录片,里面讲到如何用计算机算法设计折纸,太空望远镜是折纸,微型心血管也是折纸,汽车安全气囊也是折纸。他难以想象,折纸竟然是一门高科技。

“不用胶水、不能剪切,一张完整的纸,全靠折叠变成各种动物、花花草草,凡是你能想到的,都可以折出来。”他说,“看了这部纪录片,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入手,完全不清楚折纸是怎么进化到如此复杂地步的。”

梅宗庭一头栽进了纸的世界。梅宗庭觉得,其实自己内心本来就向往安静和纯粹,就像推理数学公式一样,一个人静静完成。这不是突然的转换,只是找到了承载内心的东西。“过去,教材是你的世界,现在,世界是你的教材。”他说。

慢热的情愫

阅览了上万个案例,用两年时光和纸张培养感情

梅宗庭想,折纸就得先认识纸,纸的文化、历史,各种韧性的纸、各种产地的纸,与纸张培养好感情,再去观看世界折纸大师的各种书籍。

然后,他用了两年时间,疯狂搜索互联网上关于纸张和折纸的一切资料。“我见证了互联网上关于折纸的各种论坛、网站的兴起。”梅宗庭阅览了上万个案例,梳理了折纸的各个流派,积累了上千个简单作品,其中不乏大师们的早期作品。他发现,折纸并不是越复杂越精彩,而是越简单越有变化的可能性。

2014年9月,他开始遵循大师的足迹,从最简单的折纸开始。

折纸,一坐就是一天,偶尔有折不过去的步骤,梅宗庭就放一放,看看书、看看纪录片,做一做其他的手工。

去年,梅宗庭就职的公司宣告关门大吉。没有了稳定收入,要把爱好转变成职业。经过一段时间心理调整,他整理出思路:以折纸为手段的数学和艺术教育,以纸张为媒介的产品设计。

说来容易做起难。“最可怕的是,我自己都记不住一些折叠步骤,怎么教人家?”梅宗庭遇到过折纸中每个大师遇到的问题。妻子总会毫不在意地说,“别急,慢慢来。”

练了几千张纸,手感就来了。一张纸可以重复利用,直到折烂或者折出一个满意的成品。几千张纸背后,就是折了上万个东西。

他还研究儿童心理学、青少年教育学,这也为他们的生计打开了一扇大门。

2015年的最后几天,一名中年妇女带着12岁女儿找到梅宗庭工作室,提出要付费学习折纸,梅宗庭收了第1个徒弟。

从年初到现在,梅宗庭收了30名学生,他只收7~15岁的孩子。不收成年人的理由很简单,大部分成人学折纸,都想即学即成,学点皮毛转化成经济利益。

隐身的大师

他说大师藏在人群中,自己离大师还有十万八千里

梅宗庭第一件复杂作品,是今年1月诞生的一只纸公鸡——45厘米边长的正方形牛皮纸,用时3小时,一边摸索一边创新,用了上百个步骤,折出了高10厘米的公鸡。

现在,梅宗庭有一部分原创,有些准备申请原创专利。他的鹿溪工作室的LOGO,就是自己折出来的。

“我的愿望,就是有一天爱马仕主动找到我,让我布置他们的橱窗。”梅宗庭的这个梦想来自爱马仕日本店,折纸大师神谷哲史设计的爱马仕橱窗。

“虽然重庆真正研究折纸的很少,但是比我好的有很多,我离大师还有十万八千里。”梅宗庭说,有的大师隐藏在人群中,你可能永远没有看到,“所以永远不要说自己是大师。”

其实,1年前记者就联系采访梅宗庭,被他婉拒。这次,我和梅宗庭探讨的是一种态度,折纸中的潜心追求。“我耗时4年,才刚开始享受到创作的乐趣,未来的路还更长。”他说。  

   (重庆时报整理)



生活贴士

LIFE TIPS

关于我们

About us

重庆时间(CQTITLE.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渝ICP备14009364号-6

网站公安机关备案号: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104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渝)字第2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