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说话老家口音重被人笑话 参加培训但收效甚微

发布时间:2016-11-25 15:55:34

烦!我的四不象口音

李英,28岁,双鱼座

我在老家生活的时间其实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12年。12岁小学毕业就到主城来读书,初中高中6年,大学4年在成都,研究生3年在南京,在上海呆了一年,回重庆主城又工作了两年。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我有那么浓,怎么改也改不了的老家口音?我的小学同学,初中高中都在老家,大学才来主城,半学期不到就完全摆脱了老家腔。

这么多年,口音像恶梦一样伴随着我,现在我是能够不说话就不说话,因为我知道自己一开口就会被人嘲笑。刚到主城读中学时,我很活跃,对每个同学都很热情,然而我那难听的口音如同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横亘在我和同学们之间,他们不仅嘲笑我的口音,还模仿我的口音逗乐。读大学和研究生的时候,班上同学来自全国各地,有口音的很多,但我仍然是被嘲笑最多的人。为了纠正自己的口音,我特地去参加了普通话培训,一点用没有。即使是说普通话,我仍然有很浓的乡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并为软肋而自卑。有人的软肋是容貌,可以通过整形改变;有人的软肋是肥胖,可以通过锻炼改变;有人的软肋是贫穷,可以通过勤劳改变;我的软肋是口音,看起来很简单也很容易改变的事情,但我就是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挥之不去的恶梦。每次放长假前,朋友圈就会疯传一种段子,大意就是住在大城市又如何,一身名牌又如何,在时尚公司工作又如何,平时英文名叫得倍儿溜又如何,还不是要返乡打回原形。每次看到这种段子以及大家为这种段子的点赞,我都想哭。

最绝望的时刻,我动过大不了回老家生活的念头。特别让我哭笑不得的是,老家的亲友觉得我说的根本不是老家话,他们也会笑话我的口音。也就是说,我的口音已经变异成了四不象的怪胎。主城人说我是郊县口音,老家人说我是外地口音。

四不象口音,压在我身上的一块巨石,想搬又搬不动,很烦很焦虑。

手记

口音代表了什么?

近日下午,我和李英在渝北一家茶楼见面。

就在前一天傍晚,我的朋友A和B在餐厅吃饭,听到某人对我口音的恶意讥讽。某人自称是我公众号的订户,和一群人坐在A和B的邻桌,他用夸张的表情和语气模仿我的口音,还又唱又跳,引来那一桌人阵阵大笑。性格火爆的A很愤怒,几次想端起茶杯朝某人泼去,B担心自己拦不住,赶紧微信吼我。

我听了缘由,看了B拍的某人侧面照,有点惊讶,有点生气,又觉得很好笑。这个自称有特异功能的某人曾抱着厚厚的心理学大部头书来找过我,还说和一些心理学界大伽是哥们,又提出让我为他做咨询并写他的故事。被我当即拒绝。结果他用这种方式来还击。我对A说,谢谢你对我的关爱和保护,但冷静想想,某人的表演也罢,讥讽也罢,表达的只是他自己的情绪。那些被他逗笑的人,笑的不过是他的表演。跟我没半点关系,你卷进去生气,更不值得。

我把这个故事分享给李英,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一直收听你的公众号,你的普通话是需要学习提高。我点点头说是,我普通话确实说得臭,有那么多普通话说得好的公众号,你还能坚持听我的臭普通话,一定有其他原因。李英说当然,主要是为了听你作为生活家分享生活经验与智慧。她沉默了一会说,为什么听到我批评你普通话说得不好你不生气?我说为什么要生气?其一你说的是事实,其二我知道这个事实,也清楚说不好普通话对我的生活工作并无碍。

为什么我就如此在乎我的口音呢?觉得它是咯痛我的软肋?你怎么做到的?李英皱皱眉说。我说估计有两个原因,一是年纪大脸皮厚,二是软肋太多顾不过来。李英说张老师开玩笑了,我长期看你的文章知道你对自己特别宽容,从不挑剔。我连声说谢谢,这个都看出来了,确实是知心老读者。

李英仍然有些闷闷不乐,我看着她的眼睛问:你觉得一个人的口音代表了什么?她说出生和经历。我说对,出生和经历能改变吗?她说改变不了。我说为改变不了的事情生气本质上是难为自己。李英说我生气的是为什么别人能轻易改变口音,我却怎么也改变不了。我说你不能跟那些有语言天赋的去比,其实大多数人改变口音都不容易。李英叹息说是不容易,但大多数人通过孜孜不倦的努力还是可以改变的,我是怎么努力也不能改变。我提醒她老家的人都说她口音变了。她苦笑着说,变是变了,但变成四不象了。

着用力和反作用力从来都是相辅相成,越用力,反作用力就越大,当你越想控制某人某事,你就越容易被某人某事反控制。说话最主要的功能无非是交流信息、表达思想、传递感情,口音只要没影响到这三大功能,都不是什么大事,不必紧张和耿耿于怀。试想一下,如果每个人说话都像播音员一样字正腔圆,也并不好玩。

道别时,我建议李英放松些,很多事情,自己放松了,阻力也就减轻了。

对话

有些笑,并不是嘲笑

张娓:除了你自己的口音,你在生活中遇到过其他口音重的人吗?

李英:遇到过。

张娓:听到别人很浓的口音,你有什么感受?

李英:很厌恶,也很难受。

张娓:是不是觉得别人听到你的口音也会有这种感受?

李英:是的,第一次听我说话的人,很多人会笑,有些人忍住没笑眼神也会很好奇。

张娓:我是第一次听你说话,我也想笑,也有好奇,但绝对没有恶意,也不是嘲笑。只觉得你的口音有些特别,有些好玩,可能是你到过很多地方。我会好奇你到过哪些地方?你在那些地方发生了些什么故事?  

   (重庆时报整理)



生活贴士

LIFE TIPS

关于我们

About us

重庆时间(CQTITLE.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渝ICP备14009364号-6

网站公安机关备案号: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104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渝)字第2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