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之初​重庆​反特斗争多么激烈:有一部“地下读物”不可不看!

发布时间:2016-12-11 10:25:31

《一双绣花鞋》的故事情节虽属虚构,但却有着真实的历史背景。败退台湾的国民党对重庆的破坏计划虽然没有实现,但却有将近万名大小特务趁乱潜伏下来。

第一军情作者:张岩松

《一双绣花鞋》曾被誉为当年“第一地下小说”。

对于《一双绣花鞋》这部曾经红极一时的手抄本小说,相信那些年过五旬特别是有过知青经历的人都会感到无比亲切。虽然最初仅以“手抄本”形式出现,但因其集惊险、性感与奇妙于一身,使得这部“第一地下小说”在那个特殊年代的知识青年中广为流传。由于“手抄本 ”的数量有限,这部“恐怖小说”便以口口相传的方式在民间广为传播。许多人在传播中添油加醋,使故事情节越传越神秘。一些会讲故事的人,甚至可以讲得让一屋子的人胆战心惊,不敢一个人走夜路回家。

《一双绣花鞋》的故事有着真实的历史背景。

《一双绣花鞋》讲的是解放初期的重庆,一位老更夫在幽巷夜巡时,发现一幢被查封的小洋楼阁楼上突然闪起光亮,当他悄悄进门摸上阁楼查看时,猛然发现一双紫色的绣花鞋在一个布满灰尘的玻璃镜框上轻轻动了一动,随即,一件铁器狠狠砸向更夫头上……公安人员在侦破此案过程中,发现了国民党潜伏特务的惊天阴谋……

《一双绣花鞋》的故事情节虽属虚构,但却有着真实的历史背景。

徐远举等人针对新生重庆的破坏阴谋并未成功。

据时任保密局(军统)西南特区区长徐远举回忆:为了破坏重庆的兵工厂,蒋介石还派兵工署副署长与保密局长毛人凤特意从台湾飞到重庆,布置屠杀、破坏、潜伏和游击四大任务。根据这个精神,毛人凤特意叮嘱徐对重庆“各兵工厂破坏的程度以一年不能恢复生产为原则……”。预计破坏单位计除兵工厂之外,还应包括大渡口钢铁厂、军械总库、广播电台设备以及大溪沟电力厂等。由于解放军迅速逼近重庆,重庆国民党军政当局决定撤往成都,并立即对城市进行破坏。1949年11月29日下午6时,破厂命令下达到各兵工厂,即刻点火爆炸,重庆四郊成为一片火海,隆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只有大溪沟电力厂,因工人勇敢护厂,破厂阴谋才未能得逞。

郑蕴侠是在大陆落网的最后一个少将级特务。

败退台湾的国民党对重庆的破坏计划虽然没有实现,但却有将近万名大小特务趁乱潜伏下来。这其中,就包括徐远举的竞争对手兼合作伙伴,中统特务郑蕴侠。此人毕业于黄埔军校四期,既在台儿庄战场上浴血奋战过,又曾在抗战后制造过“较场口血案”。然而,待重庆解放之后,这位曾经的“国防部新编反共救国军第一军”少将政治部主任却隐姓埋名,潜伏在山城郊外一个不起眼的泡菜厂里,伺机破坏。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由于粮食和医药短缺严重,榨菜和炒面一起被志愿军司令部列为优先级供应物资。因此,榨菜厂也就成为“郑蕴侠”们急欲破坏的重要目标。事与愿违,郑蕴侠的破坏非但没成功,反倒暴露了自己,不得不潜逃他处。对于这位曾经的学生,周恩来总理曾亲自指示:“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重庆解放前夕,公安机关领导班子即已组建完毕。

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甚至在重庆还未解放之前,红色政权就开始了防敌肃特的工作。1949年9月下旬,西南服务团第六支队(公安支队)在南京成立,中国人民第二野战军政治部保卫部副部长、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刘秉琳任支队长,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赵苍璧任政委,支队约1200人。10月1日,公安支队从南京乘火车出发。部队到达湖南常德即与二野3兵团政治部组织部长刘明辉率领的公安工作队会合,随即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重庆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公安部的干部班子,由刘明辉出任重庆市军管会公安部部长,同时任命一批团级以上干部分别担任部属处、室领导。

 

肃清敌特是新成立的重庆公安机关重要任务。

11月15日,根据西南公安部周兴部长的指示,二野政治部保卫部一科科长张若千执笔起草了《重庆市治安肃特工作计划草案》,对敌情的估计是:“尽管敌人加强多层多线之潜伏布置,妄图长期捣乱,但死心顽固分子,势将减少……”。为此,重庆公安机关决定采取“调查研究、积累材料、暂不惊动,让敌人暴露、集中撒网(大逮捕)、宣传发动群众”的策略。12月16日,重庆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公安支队经长途跋涉也已到达,肃清敌特的工作随之展开。

李修凯提供的潜伏名单非常重要。

令重庆公安人员无比兴奋的是,他们的工作刚刚开展就有了重大收获。一天下午,一个身材瘦小、穿长袍的中年人来到了公安局。这个人自称是保密局西南区少将副区长李修凯,并交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枪和金条,然后又带着公安人员到自己在枣子岚垭“中央合作金库”的宿舍取回电台两部以及密码本、潜伏人员名单等重要文件。这份潜伏人员名单太重要了,在它的指引下,公安人员在第一时间内从中正路(现新华路)成功玻璃店、若瑟堂巷5号挖出了潜伏特务邹俊明、黄旬。慑于这种威势,“国防部中条山挺进纵队”司令官张钧携电台前来投案自首。随后,又破获了“内调局”彭衡秘密电台等。次年1月18日,重庆公安机关组织了一次上万人参与的行动,一个下午就抓到了1300多名潜伏特务。对于这次行动,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刘明辉曾这样谈到:“当天,我和陈锡联、尤太忠坐车在街上巡视,看到特务和受蒙蔽的人吓得把委任状、枪支、弹药、电台扔得满街都是,缴枪、自首、检举的也不少。”

曾破坏《挺进报》的特务李克昌也落网了。

而真正让特务们的 “重庆潜伏计划”寿终正寝的,还是“保密局”重庆站站长李克昌的落网,这个人之所以重要,在于其破坏了《挺进报》,导致133名川东地下党员被捕。在李修凯提供的那份名单中,公安人员发现这条“大鱼”并没有逃走,而是回了黔江老家进行潜伏。最终,李克昌在万州落网。

被公安人员缴获的部分特务装备。

至于上文提及的那个郑蕴侠,虽然侥幸逃过重庆公安机关的这次打击,却早已成惊弓之鸟。自那以后,他不断地改名换姓,在川黔边境辗转逃亡。最终还是在8年后被重庆公安机关抓获,成为“中国大陆最后一名落网的国民党将军”。

随着“郑蕴侠”们的先后落网,新生的人民政权得以巩固!  



生活贴士

LIFE TIPS

关于我们

About us

重庆时间(CQTITLE.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渝ICP备14009364号-6

网站公安机关备案号: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104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渝)字第2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