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女大学生校外骑车坠地昏迷 医生:最好的结果成植物人

发布时间:2016-11-17 10:34:04

对于市民范晓云来说,1111日的意义不是双十一购物节,也不是光棍节,而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五,可是这天她遇到的异常的事——每周五打电话回家的女儿范莉没有打来电话。

没想到一天之后,范晓云接到了电话,被告知刚满18岁不久、在重庆人文科技学院读大一的女儿范莉,周六中午在学校附近和5个同学骑车玩耍时,不幸从自行车后座摔倒造成脑损伤,随后重度昏迷。在合川人民医院完成抢救后,范莉被送到了重庆市大坪医院继续治疗,情况却相当危机,最好的结果是植物人。

“健康的女儿送进去,现在变成了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至今我仍没见到一个家长,也没有看到警方的事故说明,我实在是想不通,还有现在一旦手术至少要40万的手术费,我们家庭真的扛不下来了。”巨大的反差让范晓云今天拨打了本报热线,希望能通过媒体得到帮助。

(花季少女突遭意外)

花季少女周末出意外

今天上午11点左右,记者赶到了大坪医院10楼的重症监护室,找到了范莉的家人。

范莉的父母拖着疲惫的身子,消瘦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但只要一聊起女儿,范莉的母亲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靠在大女儿的肩头抽泣。而爸爸范晓云则是红着眼、面色发白地告诉了记者事情的来龙去脉。

范晓云首先回忆起了上周星期五:“那是一个平常的星期五,也是一个异常的星期五。我自二女儿上高中以后,每个星期五,都会给家人打电话嘘寒问暖。但是上周五我却没有等到电话。当时我还在想她刚进学生会,可能忙吧,我们也怕打扰她,所以就没打过去。”

12日,范晓云没能等到女儿的电话,却等来了一个噩耗:“范莉的大学辅导员黄老师告诉我,范莉在校外玩耍时发生意外,目前处于重度昏迷。”

 

意外路段并不危险

好好的女儿怎么突然就出意外了,在得知了噩耗之后,距离学校最近的范莉姑姑范丽蓉最先赶到学校了解情况,结果从校方得知是12日的1240左右,范莉和5个女同学骑自行车玩耍,结果意外从自行车后座摔倒,造成严重的脑损伤。

在随后范莉家属的调查中,发现出事的路段并没有明显的陡坡和路障,但是地上的确可以看到少量斑点的血迹。

由于发生意外的地方没有找到监控,加上时间是周六,正好是学校放假休息,因此他们没有找到什么目击人,范莉姑姑告诉记者:“我们听学校老师告诉我们,说范莉摔倒的时候因为一起的同学在骑行,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所以并不知道具体受伤的过程是什么。”

就范莉的意外受伤,目前合川区的警方已经介入了调查,不过到今天下午6点截稿时为止,合川的警方表示调查结果尚未出来。

在ICU接受治疗的范莉.jpg

(在大坪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的范莉)

抢救之后希望渺茫

范莉在发生意外之后,先是被120就近送往了合川人民医院抢救,当范晓云和家人到达医院的时候,发现乖巧的女儿已经瞳孔放大,嘴里含着呼吸管,头被严严实实地地包着,再也忍不住情绪的两夫妻,呜咽、低头抽泣着。

13日,一道晴天霹雳再一次撕裂了范莉家人的心,范晓云回忆道:“人民医院跟我们说他们没有办法了,如果有经济条件,可以把女儿送去主城的大坪医院试试。”

14日晚上10点,家境并不富裕的范晓云经过反复思考之后决定转院,于是范莉转被送往了大坪医院,住进了重症监护室。

经过脑部详细检查之后,范晓云从医生口中得知了一个坏消息: “医生跟我说,如果是五十多岁人的伤成这样,他们不建议再继续治疗下去,但是她才18岁,他们想尽最大地努力抢救一线生的希望,但不保证能成功,最好的结果是成植物人,最坏的结果是人财两空。”

随后大坪医院的脑外科专家以四维立体图,给范莉的家人看了她目前的脑部损伤的情况:脑部大部分脑梗塞,颅内充血积气严重,不到十分之一的脑细胞是正常的。

 

赌一把OR放弃?

范莉的姑姑范丽蓉告诉记者,为了释放颅内的压力,范莉在合川人民医院的时候左脑已做开颅手术,左瞳孔有所回缩,但右瞳孔仍处于放大状态。

由于颅内大面积梗塞,约十分之一正常,医生的下一步计划是通过手术把右颅骨打开,释放右脑的压力,但这个手术完全是赌一把,范丽蓉透露:“现在能做的只是保命,医生说最坏的情况就是人财两空,剩下就是重度脑瘫或者植物人。”

要想拼最后一线生机,范晓云需要支付大量的费用,这让他感到了压力:“重症监护室一天上万元的医疗费,保命前期的费用在40万余元,之后的费用,医生说要准备一百多万,这钱我们很难凑齐啊。”

范丽蓉也表示:“即使救回来了,以后成了植物人谁来照顾?可能要拖累她家人一辈子,如果父母去世了,她姐姐以后都很惨了,所以现在这件事我们都很愁。如果凑不够钱,就只有放弃抢救,把身上的器官捐献出来了。”

 

学校:将努力做好善后

让范莉家属耿耿于怀的不仅仅是医疗费,还有学校对这件事的处理,范莉的姑姑范丽蓉表示: “事情发生之后,一直是学校单方面的告诉我们信息,警方没说法,一起去的同学或者家长我们也见不到。我们一直被动,我们想知道真相,而不是信息。”

随后在范莉姑姑的帮助下,本报记者也联系了重庆人文科技学院,一位校方代表表示:“范莉在学校是很优秀的一名学生,刚进了学生会,我们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目前学生的调查结果,我们已经告诉给了范莉家长了,是一起骑车发生的意外。警方那边是有询问的笔录和口供,但是我们不是直系亲属看不到。”

就为何没有一起出行的同学或家长出现的问题,这位校方代表表示:“我们也是怕对其他同学或者学生家属造成二次伤害,我们学校一直在做协调工作,其实有很多学生很关注这件事,有的在说是不是要搞个众筹。之前(15日)也有学生家长来了重庆,可那个家长住在云阳,怕晚了回家不安全,所以又回去了,最后还是没能和范莉的家长见到面。以后我们学校会努力促成各方在一个冷静的情况下坐下来谈。”

就范莉的医疗费问题,校方代表认为会尽最大努力:“范莉到大坪医院之后,我和院领导也看望了她,并垫付了5万元的医疗费。有什么困难,可以给我说,我会给学校领导汇报,人命关天的事情,我希望以事实为依据,正常的赔付,不造成二次伤害,我们校方也会尽最大的努力。”



生活贴士

LIFE TIPS

关于我们

About us

重庆时间(CQTITLE.COM)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渝ICP备14009364号-6

网站公安机关备案号: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104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渝)字第2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