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爸爸儿童节前自首

发布时间:2017-06-02 09:17:30

不能让女儿被同学看不起! 逃犯爸爸儿童节前自首

2015年8月12日,在九龙坡区锦龙路蔬菜批发市场门口发生了一起车祸。一辆转弯的货车撞上一辆直行小汽车,小汽车司机当场晕厥,并立即被送往医院抢救。抢救前,司机被检测发现,血液里的酒精浓度高达118mg/100mL,已涉嫌危险驾驶罪。

这名司机就是李伟,男,时年38岁,永川人。

李伟住院没几天,大货车方垫付的医药费就已见了底,而得知李伟醉驾后,大货车方明确拒绝继续支付余下费用。

为防止自己被警方处理,在案发后的第十一天夜晚,李伟拔掉输液管,无声无息地离开了医院。从此,杳无音信。

由于李伟的缺席,“8·12”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一直悬而未决。今年3月3日,李伟被九龙坡警方正式网上追逃。

翻开李伟的履历,盗窃、抢劫、诈骗等等各种前科劣迹让人眼花缭乱。这也不难理解,只要碰上警察,他就会习惯性地“躲”。

今年5月28日,永川警方联系上巴国城交巡警大队民警谢昌君,对方表示:近期在永川区发现李伟行踪,并已通知他来派出所接受处理。

说实话,九龙坡区民警谢昌君和黄翔对李伟能够主动上门接受调查这件事,基本不抱任何希望。因为李伟已经躲了两年都“平安无事”,现在投案自首实在太缺乏逻辑支撑。然而,5月28日16时许,永川方面传来消息:李伟主动到了派出所!

在赶往永川的途中,谢昌君设想了数十种与这位逃犯见面的可能,没想到现实仍旧远超他的设想。

在走进候问室的那一刻,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看到民警,小女孩比身边的男子大方多了,主动迎上来问好:“警察叔叔好,我叫小花,今年6岁。”后来谢昌君得知,和他打招呼的孩子正是李伟的女儿。

在办公室里,谢昌君和黄翔了解到李伟的家庭情况:李伟父母早亡,家里的祖宅和田地已被他败得精光,小花还是未婚生育,至今父女俩还租住在永川城郊的一处门面里,家里最值钱的物件都被他俩穿在了身上。平日里,他们就靠李伟晚上给几家烧烤摊送外卖赚的钱为生。

小花有过被寄养的经历,所以在派出所里她跟着李伟几乎是寸步不离。

“叔叔,你们是来接爸爸走的吗?你们是警察,所以不能把我扔给别人,我要跟着爸爸,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谢昌君心里一怔,没想到六岁的小花会说出这些话来。谢昌君和黄翔一边向分局法制支队请示,一边寻找能够将小花安置在永川的办法。可小花的生母已杳无音信,李伟老家的亲戚也无人愿意收留。在征得上级部门同意后,李伟、小花和押解民警一起返回主城。

路上,谢昌君很是不解,为什么李伟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投案自首?

快到巴国城队部时,李伟说出了憋了许久的话:“六一快到了,我买不起礼物,而且小花9月就要上小学了。我不能让小花在学校里被同学看不起,我能给她的六一节礼物,也许就是自首了。”

考虑到李伟家庭的特殊情况,警方决定将李伟的强制措施变更为监视居住。李伟一连好几个九十度的鞠躬不停道谢,躲在一旁的小花爬到凳子上,学他老爸的模样喊着:“谢谢警察叔叔。”她小大人的模样把加班的民警全都逗笑了。

虽然变更了强制措施,但该有的法律流程还必须要走,民警也加班加点连夜走完相关法律流程。

5月29日,谢昌君和黄翔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送达李伟手上。临别时,谢昌君叮嘱李伟:从你的前科记录上来看,对你的处理仍持保留意见。但希望你对得起小花,她需要一个可以为他遮风挡雨的爸爸。《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算是现目前最好的结果,也算是一份给小花的特殊的六一节礼物。

“她叫了我一声爸,下辈子就陪着她,干干净净地陪着她。”昨日,李伟和女儿小花再次来到巴国城交巡警大队,在一份《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上签了字。按《道路交通安全法》有关规定,李伟承担此次事故同等责任。

小花也不改“见面熟”的天性,左一口叔叔、右一口阿姨,叫得巴国城交巡警大队的民警们甜到了心窝里。正值六一儿童节,警察叔叔和阿姨们还为小花送上了精美的学习用品和图书。

临别前,小花给警察叔叔们挥手再见,突然蹦出一句话:“等我长大了,我要告诉全世界,他是我爸爸。”

小花灿烂的笑容让在场的人无不眼眶红润。

(文中当事父女系化名)



影像重庆

Image Chongqing

播动山城

Sowing dynamic mountain

  关于我们

重庆时间(CQTITLE.COM)

重庆感触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渝ICP备14009364号-6

网站公安机关备案号: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104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渝)字第260号

合作平台